首页
头条
3D打印区行业热点高端访谈技术百科
导购
印刷设备印前产品印后产品印刷耗材
优商
海鑫旭升永华包装奥尔仰达科雷机电
产品
胶印机打印机油墨覆膜机晒版机版材

回家的路在方寸车票间—走近春运背后的印票人

http://www.printing.hc360.com2017年01月25日11:35 来源:互联网T|T

    临近年关,北京的阿文还在紧张地刷着回家的车票。而700多公里外的郑州,一间厂房里工人和机器仍在高速运转。这是郑州铁路局管内的一家印务分公司,承办印刷铁路火车票业务。印制、分装、储备火车票,在“指尖”贡献春运力量。

走近春运背后的印票人

    火车票,方寸之间吸引着春运旅客迁徙的目光,承载着几亿人春节的“团圆梦”。

    1949年,郑州铁路局印刷厂成立,1996年开始负责郑州铁路局、武汉铁路局、西安铁路局各车站窗口和火车票代售点的车票供给。一卷卷车票在工人手中加装封条、包装防潮、装入票箱、清点封存,运到售票窗口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新中国成立初期的“老字号”印刷厂,“70后”职工居多,王敏就是其中一员。随着铁路服务设备设施完善“升级”,售票处、火车票代售点不断增加,王敏他们的月印刷量也由20年前的200余万张提高到如今的1300余万张,春运火车票的印刷量更是比日常翻倍。

    “2017年春运是近5年来最早的春运,因为赶上学校寒假,学生流、返乡流、商务流叠加,火车票预计印刷量将达到2000万张。”王敏说。王敏现在是公司的副经理,春运期间,为了让更多的旅客买到车票回家过年,厂房的工人和机器上演着传统“印刷术”与现代“高精尖”技术的大融合。

    “别看只是一张小小的车票,印刷过程的精度要求非常高,它是我们工人的技能水平和机器相结合产出物。从1996年印刷第一张车票到现在,转速的精度水平已经提高到0.5毫米。”王敏自豪地说。

    走进厂房发现,这里虽然不像售票处那样人潮涌动,却也步步“精”心。表格印刷机、打号分切机、碎纸机等设备有序运转,王敏和同事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专注而紧张地操作。经过表格印刷机5组流水线运转,每秒钟在眼前可呈现出8.3张火车票。

    “每一张火车票,绝不是手中看到的彩色印刷品。一张火车票从白纸到成票,需要排版、校对、制版、底纹印刷、打号、分切、复卷、互检、装订、码箱等13道工序。”有十几年车票印制经验的工作人员魏瑞涛说,每到春运,除了倒票的黄牛外,还有一些不法分子趁机制造假票贩卖“捞金”,火车票除了特殊的纸张,车票印制、防伪都有着严格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精细”是车票印制的重要标准。每卷车票票芯都有压缝,需要工人操作平复、牢固、垂直,不能出现漏胶、皱折、脱落等现象。“其实,车票印刷的编号要求更为严格,编号距离票面上下左右的距离都有严格的要求,0.01毫米的偏差就有可能造成1000张的废票。”王敏说。

    在每天处置废票的机器前,王敏随手拿起一叠半成品车票对记者说:“这些半成品是每批车票起印时试验用的,票面印刷色不均匀、边缘尺寸不符,这张还有漏印的黑点,肉眼看、尺子量、放大镜看,得认认真真才能丝毫不差。”

    对待车票印制,王敏有一种执拗,“油温、轴温高一度不行低一度也不行、机器转速快一秒钟不行慢一秒钟也不行、印刷成色深一度不行浅一度也不行……”在“度”和“秒”之间,火车票印刷工追求着专业与专注。

    王敏和同事们印刷铁路火车票的岁月,同样记录着铁路时代的变迁。“最开始是硬纸票,上面还印有盲文,一杠代表普快列车,两杠代表特快。后来慢慢演变成统一式样的软纸票。现在,随着高铁动车组的发展,又有了浅蓝色的磁卡票。”王敏说,别看小小车票,它们一头系着故乡,一头见证发展。

责任编辑:刘青青

免责声明: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猜您喜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