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头条
3D打印区行业热点高端访谈技术百科
导购
印刷设备印前产品印后产品印刷耗材
优商
海鑫旭升永华包装奥尔仰达科雷机电
产品
胶印机打印机油墨覆膜机晒版机版材

65岁大妈称办印厂8年骗邻居800多万 自诩有赚钱天赋

http://www.printing.hc360.com2016年05月06日13:54 来源:钱报网T|T

  【慧聪印刷网】65岁的杭州吕大妈,退休多年,原本可以与老伴一起安享晚年。她却站在了杭州上城法院第十法庭的被告席上……

  8年时间里,她陆续骗了老邻居、老领导、房东、卖服装的小店主、卖菜的、卖水果的、儿女相亲时认识的老人,甚至路边搭讪、面馆里吃面认识的人,总共骗了800多万元。

  吕大妈是什么样的人,凭什么骗了那么多人、那么多钱?

  站在被告席上,她自称

  “我具备赚钱的天赋……”

  在她出现前,旁听席上坐了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。吕某曾经许诺给这些老人发财机会。开庭时间到了,大家都在等她。法警跑来说,被告说自己高血压走得比较慢。过了一会,一个瘦小的大妈被带进来,她头发花白,穿了一件玫红衬衫。

  公诉人指控,吕某以借钱为幌子,虚构经营印刷厂,隐瞒钱款去向,骗取十多位被害人800多万元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

  一进法庭她先鞠躬致歉,一开口,中气十足。她站在被告席上,微笑着转身面向旁听席,向这些同样白发苍苍的受害人鞠躬,“谢谢大家信任,帮助我的投资事业,向你们道歉,如果我有机会出去一定会记得自己的承诺。”

  对她的做派,公诉人不奇怪了。

  “我具备赚钱的天赋,只要放我出去,给我几年时间,我就能全部还本付息……”

  看到一台德国印刷机

  很多人相信她了

  她是杭州某广告装潢单位的退休人员,初中文化。早年经营过两家单位内部的印刷厂。

  从2007年起,她开始以办印刷厂为由向他人借钱。“你看,这是我的厂子,我的德国机器,你借钱给我,我就可以开工了”,“我这里生意很好,要扩大经营,需要资金周转”,“利息好说,我给你年息30%-50%”……

  在这样的攻势下,不少被害人、特别是一些老年人将自己多年的积蓄、甚至养老看病的钱借给了她。8年下来,她一共向十余名被害人“借”得800余万元。

  “吕某去服装店、水果店买东西,出手表现很大方,像个大老板,接下来就开始游说小店的老板,套路都是一样的……然后拉你去看厂里的印刷机,很多人看到机器就这么相信了。”丁先生告诉钱报记者,吕某名下无存款、无车辆、无房产登记记录,她以前炫耀资金有8位数——但放在哪里大家都不知道。

  吃面认识的、路边搭讪认识的

  她都开口借钱

  事实是,这些老人在吕某身上吃尽了苦头。“当初吕某跟我爸爸承诺利息最高达到100%,我爸爸拿出30多万给她,然后一年年都拿不到钱。”丁先生带老爸来听庭,他说很多受害人都是一次次催讨,吕某或者零星归还一点,或者今年拖明年,或者再写数字更大的借条、用高息继续吊着被害人。因为共同的遭遇,这些被害人彼此都熟悉了。

  公诉人说,据调查,吕某确实租过一个厂房,也买过一件机器,但用的是卖自己房子的钱,厂子根本没有开过工。她名下的两家企业,多年以来营业额为0、纳税为0,员工只有寥寥几个人。她的财务说,她们单位没有业务。她的门卫说,这个厂子从没有开工,吕某本人一年也只来过三次,而且至今还欠他几万元工资。

  20多年前曾在吕某手下工作过的黄师傅说:“那时,她在多所学校办过印刷厂,效益还不错。但人很精明,对我们要求很高,一年后我就辞职不干了。”

  2012年,吕某隔三岔五给黄师傅打电话。“印刷业务做得很大,势头发展很好,但急需要一笔资金支持。”黄师傅半信半疑。后来,他被带去余杭一间工厂里实地参观。“其实就是外围看了下。一幢三层楼的厂房,里面有一台二手的五色印刷机,还有三四个工人在作业。”黄师傅后来得知,那次除了他,后来还来了3个人参观。

  之后,黄师傅把6万元现金打给吕,而他收到的是一张欠条,大意:一年之后本息共计7.5万元一次性付清。可是,钱哪里拿得回来呀!“我的肝有病,天天在医院治疗。”

  吕某的借钱对象:老邻居、老领导、房东、卖服装的小店主、卖菜的、卖水果的、儿女相亲时认识的老人、路边搭讪认识的、银行或者市民中心办事时认识的、面馆里吃面认识的全都包括在内。借钱数额也大小不论:大到几十万上百万,小到几千块,只要能拿到钱就行。甚至在因涉嫌诈骗罪被取保候审期间,她还骗了两名被害人十几万元。

  骗来的800万

  她自称“都用于投资开发了”

  面对指控,她辩称:“我抗议,我不是骗钱。这些借款我是认的,但这都是他们愿意帮助我,投钱给我做投资用的,只是我投资受挫了。我在市场经济中打滚,有些始料不及,我会吸取这些教训……一定还上钱。”

  庭上,她口若悬河,一个问题东拉西扯。

  法官屡次提醒她回答问题要简要,她说,“谢谢法官,我的文化没你们高,法律专业知识没你们多,现在我知道了。”

  问到本案的关键问题,涉案的800多万到哪里去了,她依旧顾左右而言他。

  “我都用于投资开发了,包括路费、人员伙食费、环评费、勘测费、设计费,而且经常要给很多人送礼,一年四个节都要送,一次起码一两千,比方说送水产,我一般都是买2只甲鱼、6只螃蟹、1只多宝鱼这样的配置。”

  “8年工厂都没有开工,还送礼?”公诉人问。

  “我不甘心啊,那么多人信任我把钱交给我,我要不屈不挠,继续努力,打通人脉我还是可以做大的。”

  “你说你业务能力很强!那么这几年,你开展了什么业务?有什么产品?”公诉人又问。

  “我的厂其实已经在小规模打样了,虽然没有大规模开工,但是这些年我一直不放弃努力。”……

  法官表示,此案将择期宣判。

  邻居们:她能说会道

  两三个人都说不过她

  吕某的家就在杭州城南佑圣观路某小区,四周被茶叶商铺包围。被公安机关逮捕之前,吕某和老伴在此居住了多年。

  “这个大妈呀,两三个人都说不过她。”钱报记者在小区采访时,邻居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“她的能说会道”—— “去年底有不少追债的人来小区找她。”小区居民说:“第一次被抓走后不久又回来了,她还当着我的面拍着胸脯说,‘我关进去还胖了6斤,里面人对我很好,管我叫大姐’。”

  公寓所在茅廊巷社区书记顾云在接受钱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和吕某接触不多,唯一一次还是在楼道门口遇到的,但听说她的事,还是后来有几位受害者来社区反映情况才知道的。”顾云还补充说,“现在她的房子听说已经转卖了,具体什么情况,我们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门口保安洪师傅曾和吕某有过多次直接交流的机会,“她打扮挺时尚的,看起来很年轻,不像60多岁的大妈。她喜欢买彩票,隔三岔五回会去路口的彩票点去买上几注,一般不多,大概会买上几十块。”洪师傅说,有一次她中了几百元后,还特地去小店里买了2瓶白酒送给他和一个收费员。

  “她被抓走后,现在只剩她的老伴住在这边,偶尔小女儿会拎着吃的东西过来看父亲。”就在与洪师傅交流的过程中,一位头发花白、骑着电动三轮车的老人向洪师傅微笑着打了声招呼,随后马上沿着佑圣观路过去了。

  “喏,这就是她的老伴。”洪师傅悄悄告诉记者,“她老伴腿不太方便,估计也很痛苦,他有一次跟我说,‘关进去也没办法,如果是欠了100多万元,家里人还可以想想办法,但是现在窟窿太大了……’”

责任编辑:范良

免责声明: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猜您喜欢

返回顶部